新加坡家办观察:左手鼓励 右手监管

发布日期:2024-04-29 16:21    点击次数:192

  作为全球重要的财富管理中心之一,新加坡近年来正致力于吸引全球家族办公室的落地。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底,新加坡单一家族办公室数量已达到1100家。目前在新加坡设立家族办公室的高净值人士中有几个响亮的名字,包括海底捞创始人张勇夫妇、桥水基金公司创始人瑞·达利欧、戴森公司创始人James Dyson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加坡的家办版图中,中国内地人士扮演着重要角色。根据当地媒体援引的分析公司Amicus数据,截至2023年8月,新加坡有2053名单一和多户家办董事,大部分来自中国内地,共699人,占总董事人数的34%。

  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资官陈嘉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若境内人士愿意资产出海,那么新加坡相对而言是一个比较好的桥头堡。”

  瑞士信贷和瑞银去年8月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预测,到2027年,超高净值人士数量或将增加至372000人。伴随着高净值人士的增加,新加坡的家办规模有望持续扩张。

  资产安全为重要吸引力

  从资产管理规模看,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发布的《2022年新加坡资产管理调查》报告显示,新加坡2022年的资产管理规模为4.9万亿新元(约合3.7万亿美元),较2021年减少10%。报告指出,新加坡拥有良好的净资金流入,这部分抵消了估值下滑。作为比较,2022年香港的管理资产规模为30.5万亿港元(约合3.9万亿美元)。

  受访专家向记者指出,家办人士尤为看重的是资产安全。“新加坡拥有强大的金融体系和健全的法治制度,这为高净值人士提供了安全感,他们可能更愿意在这样一个有着成熟金融市场和法律体系的国家进行财富管理。”U&I Group创始合伙人、总裁巩恩光称。

  长期以来,新加坡也以其低税率闻名全球。“新加坡没有资本利得税(capital gain tax),也没有遗产税,企业所得税税率是17%,属于世界最低的税率之一,个人所得税也非常低,最高也就24%。”新加坡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主席陈企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副教授、家族办公室专家陈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部分人士选择在新加坡设立家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与移民政策挂钩”。

  根据新加坡的全球商业投资者计划(GIP),在新加坡推动业务和投资增长、并符合资格的全球投资者可被授予新加坡永久居民身份(PR)。在GIP下,家族理财办公室负责人具备申请资格。另据了解,具有专业技能的家办主要专业顾问可以申请新加坡的就业准证(EP),持有EP后达到一定要求,申请人可向新加坡移民局申请PR。

  对于高净值人士而言,新加坡的吸引力很明显。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黄循财曾提及,作为一个财富管理中心,新加坡在财富和资产管理、法律和税务咨询、信托服务、慈善事业等领域拥有强大的人才储备。

  对于新加坡而言,家办对当地的带动作用也值得期待。“我们认为,新加坡的家族办公室有大量机会在三个关键领域发挥关键作用。首先是创新,其次是可持续金融,最后是慈善事业。”

  门槛提高

  2023年11月,新加坡鸿道家办联合创始人、行政总裁兼投资总监周道传终于拿到了新加坡金管局(MAS)颁发的资产管理牌照,耗时约一年。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由于新加坡对资产管理的专业资质以及合规要求都比较高,牌照的申请难度并不小,“我们算是比较顺利的,周边很多朋友申请超过一年都没能拿到”。

  根据MAS的定义,家族办公室可以是管理两个或多个家族第三方资产的联合家办(MFOs),也可以是只管理一个家族资产的单一家办(SFOs)。同时,根据官方表述,单一家办通常是指仅为一个家族或代表一个家族管理资产并由同一家族成员全资拥有或控制(wholly owned or controlled)的实体。

  周道传所在家办正是联合家办,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其家办的起步资金大约在1亿美元。在新加坡开展家办业务之前,周道传主要在香港从事资产管理业务,后选择来到新加坡发展。“我个人比较看好东南亚,特别是新加坡。之前我从事的也是全球资产配置和投资管理工作,这也是新加坡家办行业需要的,顺理成章地我就加入到这个行业了。”

  MAS明确,联合家办受新加坡《证券期货条例》(Securities and Futures Act,SFA)的许可和监管,而由于单一家办管理的是单个家族的资金,因此并不受SFA的许可和监管。

  目前新加坡联合家办申领的是同类型的资产管理公司牌照,两者的区别在哪里?就此,周道传表示,资管公司主要负责单一市场的产品,可以将产品卖给机构客户或者高净值人士;但联合家办的重点是为家族资金进行资产配置并筛选资管产品来投。

  2023年7月5日,MAS宣布调整单一家族办公室的税务优惠政策,市场为之瞩目。

  具体而言,在13O(在岸基金免税计划)计划下,管理资产要求为在申请时和整个激励期内的指定投资至少为2000万新元;投资专业人士方面,雇用至少2名专业人士,其中至少一名在申请时和整个激励期内不是受益所有人的家庭成员。

  作为比较,此前的13O的管理资产要求是1000万新元,并承诺在两年宽限期内将资产管理规模增加至2000万新元。同时至少一名投资专业人士不是受益所有人的家庭成员亦为新增要求。

  在13U(增强型基金免税计划)计划下,管理资产要求在申请时和整个激励期内的指定投资至少为5000万新元;投资专业人士方面,雇用至少3名专业人士,其中至少一名不是受益所有人的家庭成员。此两类要求与更新前保持一致。

  同时,更新后13O和13U的资本部署要求(CDR)新增了气候相关投资和混合融资。这意味着自2023年7月5日起,气候相关投资和混合融资会被视为合格投资。

  可以看出,MAS正对混合融资架构以及可持续投资予以更大的政策倾斜,但与此同时,资产门槛正在进一步提高。

  作为比较,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于去年5月通过了《2022年税务(修订)(家族投资控权工具的税务宽减)条例草案》,为由单一家族办公室在香港管理的具资格家族投资控权工具提供利得税宽减,规定的最低资产门槛为2.4亿港元(约合4000万新元)。

  一边鼓励,一边监管

  新加坡安全的资产环境备受推崇,但在2023年8月,新加坡警方披露了当地迄今为止最严重的洗钱案,涉案金额达到28亿新元。

  巩恩光认为,新加坡正在通过具备全球竞争力的政策环境吸引全球的高净值人群,将他们的财富管理中心迁移到新加坡,而这也势必增加了一些黑色或灰色财富流入到新加坡的概率。

  也因此,监管机构及配套金融等服务机构强化反洗钱、反诈骗等制度和程序的重要性尤其突出。其实就在洗钱案披露前不久,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就展开了一项公众咨询,以加强新加坡单一家办领域洗钱风险的监控和防御。

  在周道传看来,新加坡一方面在鼓励家办的落地,希望吸引全球资金、人才进来;但另一方面,新加坡对家办的专业以及合规要求也越来越高,即鼓励落地与监管趋严同时在进行。具体来看,“对于单一家办而言,政策的监管重点侧重于客户了解(KYC)、财富来源(SOW)和资金来源(SOF)。而对于联合家办,会更侧重于资产管理的专业能力。”

  在受访专家看来,包括资产门槛的提升、反洗钱力度的加大等等,其实都是新加坡在做“精选减法”的过程。“即通过家办资产管理门槛的提升、家办治理结构的专业度和独立性,以及本地最低业务开支和本地投资分类等硬性要求,对来自全球的高净值人群进行持续性筛选,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巩恩光表示。

  当然对于高净值人士而言,资本流向目的地绝非新加坡一个。但新加坡凭其优势,的确是高净值人士的优先选择之一。新世界财富研究部主管Andrew Amoils曾指出,2022年1-9月,有2600名高净值人士从全球各地迁移来新加坡,新加坡成为高净值人士迁移人数第二多的城市,第一名是迪拜。

  从竞争格局看,目前香港与新加坡在围绕家族办公室的“battle”日趋激烈。在巩恩光看来,香港和新加坡都拥有发达的金融体系,都是全球主要的金融中心之一,可提供多元化的金融服务。

  区别来看,“香港一直以来作为中国内地与全球之间的商业桥梁,有利于通过香港的金融平台与中国内地经济保持紧密联系。而新加坡在东南亚和马六甲海峡的特殊地理位置,有助于高净值人士更广泛地参与全球化特别是东南亚的投资和贸易。”巩恩光表示。

  据周道传介绍,目前其所在家办聚焦的也是全球资产配置,包括美股、美债、东南亚国家的股票指数基金等,并不局限于新加坡本地的产业和企业投资。

  巩恩光补充指出,家族可能会根据其具体需求、偏好和风险判断在香港和新加坡之间做出选择。“同时,一些家族也可能考虑在这两个地区都设立办事处以实现更好的多元化和风险分散。”

  中国内地高净值人士若选择在新加坡设立家办,需要注意什么?陈汉建议考虑清楚,包括能不能在当地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以及人才的问题。

  同时,陈嘉禾提醒,对于高净值人士而言,会不断有人向你介绍资产配置产品,但产品的优劣性是需要我们自己认真评估的。

  周道传则强调,建立信任关系十分关键,“联合家办最重要的是专业品质以及在业内的口碑,超高净值家族愿意把资金给你进行投资管理,这完全是基于信任,双方建立信任关系非常重要。”